亿邦动力:银川的互联网医院过得咋样?这家翻了自己的底牌

发布时间:2017-05-23

 【亿邦动力网讯】就在今年3月份,17家互联网医院“会师”银川的消息曾在医疗圈引起了轰动。自此之后,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前赴后继想入驻银川。那么,已经入驻银川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像好大夫、丁香园、微医等知名企业,一举一动都在业内眼里。但这17家互联网医疗企业里面,也有一些神秘低调甚至名不见经传的,比如今天要讲的广州景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联科技”)。
 

 
 
事实上,景联科技是最早在银川“探路”的企业之一,与其他银川的互联网医院不同,景联科技的一个核心特色是:锚定基层医疗。一方面,为基层医疗机构提供HIS系统、药品供应链;另一方面,将基层医生的诊疗能力通过互联网渠道注入到零售药房。
 


 
 
(景联的业务图谱)
 
 
互联网医院的目的在于医保控费及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矛盾

据杨晨介绍,2013年,全国慢病用药市场规模大概是3900亿;2014年达到6800亿,2015年约7900亿,2016年预计将接近9000亿。这些药中95%以上都是处方药,其主要销售渠道都是医院。
 


 
 
而国家的政策释放出来的信号是:这些处方药市场未来将被慢慢转移到基层医疗机构和药店。
 
而目前中国的药店想要在处方药蛋糕里切下一块,有几个基本条件需要满足:要有处方、要有医保、要解决老百姓就近看病的问题。
 
以银川市为例子,目前银川只有三家三甲医院,也只有这三家医院有医保定点。这便意味着,如果农民得了大病,就必须长途跋涉去城里求诊。然而,离农民最近的药店、乡村医院,都没有接诊能力。
 
杨晨告诉亿邦动力网,“通过信息化手段、互联网手段帮助这些基层药店、基层医疗机构承接下这些患者,一方面让老百姓看病更方便、更便宜;另一方面也能在国家层面控制医疗费用。”
 


(图为景联COO杨晨)
 
 
保证两个“合法性”
 
在杨晨看来,所有的互联网医院都要解决两个“合法性”:一是远程诊断的合法性;二是签约医生的合法性。
 
为了保证远程诊断的合法性,景联一开始就非常明确的一点是:不接首诊,只做复诊,主要服务对象是慢病患者。
 
这正好契合了近期互联网医疗圈内广泛传阅的卫计委下发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中的规定:医疗机构不得对首诊患者进行互联网诊疗活动。
 
不过,即便是复诊,互联网医疗也要解决误诊的问题,只有给出预防误诊的解决方案,才能让患者和医疗行业管理者放心。
 
“不要说100%解决误诊这种空话,而要放到每一个细节中,例如,怎么解决用药安全性?我们在系统中做出了设置,某些药品,在系统中是自动毙掉的,医生根本开不出去,比如杜冷丁。或者有的药不能搭配,医生误开的时候,系统会自动提示:两种药不能配在一起。”杨晨这样解释道。
 
与很多互联网医疗平台选择与三甲医院医生合作不同,景联科技的互联网诊疗医生都来自社区医疗机构、全科医生。
 
为什么要选择基层医生?

首先,基层医生时间精力更充足、积极性更高;其次,基层医生对收入的期待更低。
 
如何俘获社区基层全科医生?景联用了三招:辅助诊疗、药品教育、规避风险。
 
尽管基层医生会更加积极,并且对收入的要求相对更低,另外,其诊疗水平也有局限。景联科技的另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帮助基层医疗机构实现信息化、互联网化,用系统辅助其诊疗工作。同时,对于一些医生不够了解的药品,景联科技会联合药企对其进行培训和教育。
 
当然,医生们还有一个强需求就是对医疗风险的规避。这方面,景联科技除了前述利用安全用药系统减少误诊率,还有更重要的措施是给医生投保。

 
“云医院”:通过HIS系统搞定基层医生
 
实际上,景联科技从2010年就开始“撒种”了。
 
“蚂蚁雄兵”式的基层医疗机构,是景联科技以及很多创业者们看中的市场。景联科技选择的切入点是社区医院HIS系统,然后通过该系统获取在线问诊的医生资源。
 
“全国90%的基层医院没有信息化系统,我们基于HIS系统,涉足到基层医护人员的工作,以及基层医疗机构的药房进销存、结算环节。我们做这件事的目的不是为了卖系统,我们免费向基层医院提供,与此同时,我们可以将基层医生转化到线上。”杨晨这样说道。
 
基层医生的积极性,景联科技很快感受到了。
 
“现在基本上(广东)佛山所有基层医生都在用我们的系统,社区医院的院长就天天抢单,还让护士帮忙抢单。一个乡镇卫生院或者社区卫生院,一共就5个人左右,3个人有处方权,一个月能增加3000多元收入。”杨晨这样算道。
 
据杨晨介绍,目前景联科技合作的基层医院约为200家,覆盖广东、江西、云南、江苏、山东等地区,医生用户超过5000个。这只是起点:来自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7月底,全国共有基层医疗卫生机构92.8万个,基层医生则约达300万人。
 
当然,通过这套系统,景联科技能获取的还有基层医院的药房数据。在此基础上,景联科技会向基层医院提供一个“云药房”。比如一个社区医院的药房有300多种药品,景联科技会再向它提供一个虚拟药房,丰富它的SKU,甚至还会提供基因筛查服务等多元化的产品品类。
 
“未来十几亿人的健康,基层医疗机构一定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通过家庭医生,了解你的生活习惯和家庭生活状况。目前,国内的基层医生有信任基础、有客流,但是流量没用起来,一方面没有商品供应链,另一方面也没有专业的技能。没关系,我教他。”
 
但是,“中央大药房”也存在一定的政策瓶颈,就是货品的采购者是谁。“我们的药是卖给基层医疗机构,还是基层医生?医生没有资质,机构也没有权利,因为国家有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只能在500多种基药(亿邦注:基药,指国家基本药物目录)里面卖,而且必须零加成。”
 
 
“云药店”:赋予药店接诊能力
 
在实现基层医生“在线化”之后,景联科技要做的是将这部分资源嫁接到药店。
 
“药店的一个瓶颈在于没有处方,不能卖处方药。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合法地获取处方、销售处方药。”杨晨告诉亿邦动力网。
 
处方来自哪里?就是上文中的“云医院”。慢病患者在实体医院首诊后,可以到药店用景联提供的系统进行远程问诊,获取电子处方,然后在药店拿药。
 


 
(图为景联合作的连锁药店,上为开心大药房,下为大参林大药房)
 
当然,药店也会遇到远程问诊无法诊断的患者。这种情况下,景联科技会帮助药店将患者转诊到上一级医院。实现的方法是:帮助患者在上一级医院挂号。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挂号是通过微医平台,还有一部分慢病领域的优质医院(例如阜外医院、湘雅医院等),景联科技则直接有转诊合作。
 
目前,景联科技合作的药店数量近千家。据杨晨介绍,今年“云药店”模式将在华南地区的大参林、国药控股、开心大药房等4000多家药店正式上线。
 
 
本文来源于亿邦动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