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又双叒猝死! 拿什么来"拯救"你,作为"高危职业"的医生?

发布时间:2017-08-02

 前不久,才报道过26岁麻醉师陈德灵猝死的消息,如今,又有两位英年早逝,实在让人痛心不已!据不完全统计,这已经是2017年第11起猝死事件!


6月28日

浙江邵逸夫医院26岁的规培麻醉医生陈德灵猝死在宿舍;

6月10日

上虞市人民医院骨科罗斌主任值完夜班后猝死;

5月10日

临沂市平邑县中医院副主任彭英雨突发疾病猝死,年仅37岁;

5月6日

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冯博士下班后在家猝死,年仅34岁;

5月5日

四川医生刘春,连续工作24小时,抢救8名危重病人后,劳累过度猝死;

4月16日

南宁市中医院一名不到30岁的年轻医生猝死;

3月27日

江阴某医院麻醉医生邓某猝死家中,年仅25岁;

2月10日

河北省某县医院年一名仅39岁的医生“连续24小时上班”发生猝死;

1月9日

石河子市人民医院一名麻醉科医生,在值班过程中猝死。


这些仅仅是今年发生的!从这些不幸的报道里,我们看到了一个难以回避的问题----医生过劳死。


倒下的他(她)们都是青壮年、都是医院的主力、都有长时间工作的特点。我们在建议广大医生爱护自身健康的同时,也呼吁有关部门采取措施,减少医生过劳死的发生。但是仅靠建议和呼吁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有关部门还需要一定的制度安排,才会真正减少悲剧的发生。在出台管理制度之前,我们先看看医生的工作状况吧!



医生促使的第一大原因是过劳死,中青年居多,麻醉科医生比例最高


2017年6月,由中国医师协会资助一项研究报告了中国医生2013-2015年因过劳而猝死情况。该报告分析了46位过劳死医生的情况。

报告发现,2013年有6人,2014年16人,2015年则为24人过劳死。30-39岁年龄段的医生最多。过劳死的医生中,北京有10人,占了21.7%,其次是江苏(5人)和河南(4人)。上海有三人。“过劳死”是因为工作时间过长,劳动强度过重,心理压力太大,从而突然引发身体潜在的疾病急性恶化,救治不及时而危及生命。在猝死发生前,半数医生已经持续工作了8~12小时,11个医生持续工作超过了24小时。麻醉科医生猝死的比例最高,达到了26%,其次是骨科和心血管科。发达国家的麻醉师每年麻醉500-1000人,中国则达到了1500人。也难怪,麻醉科是过劳死的重灾区。

 

日本学者等提出过劳死有5个工作模式:(1)极长的工作时间和频繁夜班,打乱了日常生活节奏;(2)持续工作,中间不休息;(3)高压下工作;(4)繁重的体力活动;(5)持续性的高压工作。

 

不幸的是,中国医生全部符合这五个工作模式。曾有一项研究发现,90%医生的医生每日工作超过8小时,26%超过10-12小时,13.5%超过10-12小时。

 

此外,80%的医生没有周末,53%工作6天,29%每周没有一天休息时间。94%认为每天下班后状态很差,48%感到精疲力竭。

 

为什么中国医生这么累?作者指出,中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中国医务人员仅占世界的2%。中国每千人有1.2名医生,而发达国家为2.8。而且,医院有教学和科研压力,使很多医学生因为工资太低而没有选择做医生,这就削弱了医疗人力资源。

 

医患关系恶化也是中国医生面临的压力问题。2003-2013期间,有101起严重医疗暴力事件,死亡了24名医护人员。

 

黑龙江省政协委员吴群红认为,中青年医生过劳死首先是劳动强度大。第二,不合理的医疗资源配置格局。对基层诊疗水平的不信任造成三甲医院人满为患、供需失衡,中青年医生过劳死现象基本都发生在三甲医院内。第三,精神压力大。公众对医疗工作的误解,医患关系紧张以及科研学术压力。第四,“医者不自医”现象严重。作者还指出,医生不重视自己的健康,也促进了过劳死现象。


工作时间长、工作强度大、休息时间少、心理压力大等种种问题,是导致医护人员猝死的主要原因。解决这个问题短时期内很难,但是一定要有所作为,否则倒下的医生会越来越多!该怎么办



采取措施,落地分级诊疗,控制医生的工作量

 

 

 

防止医生过劳死,前提条件是控制医生的工作量。就小景看到的,说实在的,现在的医生工作量确实比较大。有个经历,想必不少临床医生都有。就是上门诊的时候不太敢喝水,避免上厕所耽误病人看病时间,因为病人实在是太多了!而有关部门又不对医生工作量进行控制,反而有意无意地以工作数量来作为考核的主要依据,这样一来,医生们只能坚持上岗了。


而在欧美发达国家、以及港澳地区,医生的工作量是受到严格控制的。一是有比较完善的分级诊疗体系。病人先到社区签约的家庭医生处诊治,有需要再由家庭医生将病人转到医院。而不是向国内一样,病人满天飞,病人愿意到哪就到那!二是规范可行的预约制度。病人需要就医都是要预约的(急诊另外,是否急诊由医生判断,不是由病人及家属自我判断),通过预约可以有效控制就诊人数。不预约,医生可以拒绝提供服务。国内只要到医院挂上号就能看病。


工作数量控制好了,医生的工作强度也会下降到一个合理水平,他们的劳动休息的权力也会得到保障。但是仅仅这些还不够。



打破枷锁,自由执业,改变医生单位人的管理制度


医院的考核体制里面重要的三点:工作数量、工作质量、群众满意度。现在医生属于医院,所以从考核角度来看,医生也必须多看病考核成绩才会高,收入才会有保障。另外国内医院以公立医院为主,大部分医生也在公立医院执业。而政府对公立医院的投入有限,为了维持医院正常运行,医院要吸引大量病人就医以获得利润。而医院的医生数量是相对固定的,病人无节制的增长,只能牺牲医生的利益。这样一来医生感觉更累了。


在景联科技看来,医改一定要发挥医生的主观能动性。首先要释放医生的能力。改变单位人的身份,让医生以自由人身份做事凭本事吃饭!其次是打破强加在医生身上的枷锁,允许医生自由执业可以参考欧美的全职执业、半执业、兼职执业情况。到那时,医生干活养活自己,不再是单位旱涝保收了。还要建立符合医生特点的薪酬制度。医生工作性质,决定了投入大、风险大,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收入来维系的话,人才流失就不可避免。从每年培养60万医学生,从业的仅仅10万人左右就可以想象现在人才流失多么严重。为什么,抛开医患关系、劳动强度等不说,国内医生酬薪不高也是一个非常重要因素。在自由行医的前提条件下,医生自己,酬薪有市场决定;在公立医院行医也要有一个合理收入水平。制订一套符合医生行业特点的酬薪制度已经刻不容缓了。


我们通过医改要逐步建立起分级诊疗体系,搭建好预约诊疗的构架。同时对现有的以工作数量为导向的考核机制进行改革。当然医生收入问题一定要改善!如此医生过劳死的现象肯定会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