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联体大爆发,药店岌岌可危?答案是......

发布时间:2017-06-30

 今年上半年即将过去,但这半年来可不平静~

 
 
4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指导意见》,紧跟着5月3日,总理放话,对符合条件的社会办医不得限制!
 
每一个政策的出台,医疗圈子里无不像炸开了锅一样。
 
 
对于基层医疗机构,可谓迎来枯木逢春风,但是对于药店来说,无疑是下了三颗重磅炸弹。
 
 因为医联体有三颗炸弹:第一弹砍药价,干净利索;第二弹增品种,又多又好;第三弹提医术,掠夺患者。
 
 
01
医联体第一弹
砍药价,医院药价比药店便宜30%
国务院发布公立医院全部参加医联体,医联体内部统一招标、处方流动、药品共享。
 
此前,国家明确规定,在今年9月30日前所有公立医院执行药品零差率――也就是说多少钱采购进来的,就以多少钱卖出去,医院不能有差价。如此一来,通过网上零售价对比医院药品采购价,很多医院的药品价格就比药店的低了。
 
通过网上药店药品报价与医院药品采购价的对比发现,药店价格确实比医院贵,对比上面10款药品,医院与药店价格差距平均在18.64%,价格差距小的也有0.3%、大的高达35.2%。
 
由于网上药店一般比实体还要便宜,如此看来,医院执行药品零差率后,现在部分药品药价就比药店便宜30%了。
 
由于医疗机构普遍实行了药品零差价,医患双方在就诊思维上必将都发生一些变化。从患者来说,以前买药品将先选药店,因为药店便宜。现在医院也零差价了,患者去医院的积极性也许要提高了。那么药店的这一优势便荡然无存。以后还有谁到药店来买药?
 
 
02
医联体第二弹
增品种,又多又好
由于医联体内部统一招标、处方流动、药品共享,以往93万个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是缺少药品的,很多基药品种都不齐。
 
但在大医院牵头的医联体内,大医院用什么药,小医院也能用什么药,基层医疗机构的药品品规数将成倍增加。而他们,是药店最主要的异业竞争对手。
 
原来,基层医疗机构可能只有几百个基药品种,药店至少也有几千个品种,感觉竞争压力还不大。但当这些基层医疗机构品种数增加到一两千个的时候,与药店重叠的药品将大大增加,对药店来说,无疑是极大的冲击。
 

03
医联体第三弹
医+药,双重掠夺患者
国务院文件要求,在医联体内,医生自由执业,不需要办理地点变更和执业机构备案手续。这也就意味着这些有着很好群众基础的基层医院,可以名正言顺地请大医院大牌专家来坐诊、来看病了。
 
原来到大医院挂个名医号,不但要排队,还挂不上号,但现在在家门口就可以,患者能不来么?
 
不但如此,基层医疗机构还在医联体内和大医院形成了远程问诊,专家都不用下基层了,照样给患者看病,药店呢?
 
还有啊,现在已经出现医学生免费上大学,毕业后要到基层工作五年以上。这下基层医疗机构的人才不断得以补充,治疗水平更是有了提升,竞争优势更为明显。
 
 
那么,药店必死无疑了吗?也未必!云药店、电子处方、处方药外流等可能都是出路。
 
 
01
云药店模式
在互联网+医疗风口下,医疗资源的可及度已经非常高,通过手机就能进行医疗咨询。如果把咨询场景转换到药店,就能和药店的药品零售结合起来,实现诊疗+用药的闭环。并且药店还可辅助对网络使用程度较低的用户进行诊疗,是互联网医疗自然延伸的一个场景。
 
景联科技在互联网+医疗领域已经有成功的尝试,也在积极寻找互联网+药店更多的应用场景,了解到医药零售的痛点之后,即开始用云药店的模式来解决药店的痛点。
 
 
景联科技的“云药店”,背靠医享家(航信景联互联网医院),为药店提供精准预约、远程诊疗、电子处方等服务,让药店能够轻松变身“诊所”,全面满足用户的医疗健康需求。
 
 
在医生资源上,医享家(航信景联互联网医院)连接了广东、湖南、云南、江西等地众多医院以及基层医院的医生,能够为用户提供在线问诊、远程会诊、电子处方等服务。
 
 
通过云药店项目,把这些医疗资源和医生资源扩展到药店服务上,就能最直接地为用户提供服务。
 
 
02
处方药外流和电子处方
处方外流,被认为将给院外医药零售带来万亿的增量。相关报告显示,结合整体药品零售市场的增长趋势分析,预计到2018年,处方外流将为零售药店带来超过2500亿的增量;到2020年,处方外流量将达到8000亿。
 
处方外流能否大规模出现,很大程度上决定于药店能否获得合规的处方来源。传统的纸质处方流转及监督起来并不容易,电子处方或将成为处方外流的主要载体。
 
以此而言,电子处方资质或成为稀缺资源。而景联科技旗下的医享家(航信景联互联网医院)是少数几家拥有电子处方资质的互联网医院之一,背靠其成长的云药店项目自然将得其荫庇。换句话说,布局了电子处方的零售药店才能第一波享受处方外流的红利。
 
整体而言,云药店项目为药店提供了多种形式的远程问诊、诊后电子处方开具、药品配送等方面的服务,能够全面提升药店的专业服务能力,让药店在医药零售变局中有足够的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