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频道 | 廖新波“深扒”互联网医疗、医联体

发布时间:2017-04-21

 

 

【专家简介】
 廖新波,男,1956年8月生,广东台山人,汉族。1997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学历医学本科、管理学硕士。曾任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2014年4月,被免去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职务,改任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巡视员。
 
以下是人称新浪名博医生“波子哥”的廖新波对互联网医疗、医联体等方面议题的观点,欢迎医院管理专家、医疗专家们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有人在问我互联网医院与云医院有什么区别?我在想,宏观上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从目前互联网医院的发展现状来看,可以这样理解:互联网医院如同集团军的组织建制——师、团、营、排、班,如果做到互联互通,当然最好。
 
 
但是事实上,目前即使是医联体,很多也只能做到集团军内的情报互通,没有资源共享,依然处于原有的“编制”状态,从市场的角度来看依然是医疗市场的势力划分或资源瓜分。
 
云医院到底有哪些好处呢?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在今年两会期间就提出“互联网+医疗团队”的概念,这还是高层领导第一次具体提出用“互联网+医生团队”来解决医改分级诊疗不佳的现实问题。她希望互联网+可以倒逼改革,加快推进分级诊疗制度的建立;改善我们的医疗服务,推广预约诊疗、专家团队诊疗,通过团队初诊,把疑难重症推荐给专家。通过远程医疗解决基层看疑难病症的问题,利用“互联网+医疗服务” 放大优质医疗资源,让民众得到更优质的防病治病服务,增强大家的改革获得感。
 
云医院,应该是建立在集团军或各集团军之间的信息互联互通、资源共享、分工合作,原有的建制(格局)会将逐渐打破、或模糊化,更趋于扁平化、去中心化。也由于新技术的应用,复杂的技术变为简单,昂贵的会变为更合理,人际关系与价值观也会随之改变。
 
我认为,目前的“云医院”只是一种尝试、起步,或者是前所未有地运用互联网思维试图将医院之间的壁垒打通,使医生更容易接近患者,是医生和患者更容易获得信息为“医疗”服务。因此,我希望云医院将成为“互联网+医疗”的里程碑,开创了互联网时代医疗服务的新纪元。
 
李斌的话语不多,但所说的问题都是可以利用互联网来解决的。现在,民间建立云医院平台,无疑也是对政府在利用互联网问题上踟蹰不前的一个极大推动。就广东省目前情况而言,省级医疗卫生服务平台至今没有建立,而互联网技术与概念都在一年一年地进步。现在虽然启用了,但如何建未知数还很大。因此在政府这个项目还没有启动之前,云医院先动起来了,无疑在倒逼政府加快推进医疗卫生工作的进度。
 
互联网思维是开放性的,云医院概念其中一个优势就是降低医院网络化成本。互联网模式是大势所趋,医院不主动加入互联网迟早要被市场淘汰。是用自己的团队去建设,还是利用第三方建设,这都是可以选择的。如果医院自己建,投入多少人力去做互联网管理?这无疑将增加更多的成本。比如广东省二院,安排了十几名医生,上万个接诊点,但其服务还是很初级的。
 
PS: 景叔插播一句,比如江西新余市仙来社区医院就抢先尝试性地跟商业保险公司(即“人保健康”)、互联网公司(即“景联科技”)进行了一种有机的结合,通过景联科技“云医院”平台的互用、高端医疗资源下沉,还有人保健康的大病医保服务,提供有效的服务给患者,医院也因此有了广阔的远景,可以通过互联网更好地为社区人民服务。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温州医附一院,与医保无缝连接。提出一个基于医院管理的理念:我们不是在旧流程上的信息化,而是信息化使旧流程再造。
 
以上列举的三所医院虽然都不是真正互联网(云医院)概念,但是旧流程的信息化最终也会改变现在信息封锁的格局。
 
我倡导互联网最大希望达到的是通过它市场配置的功用使医疗资源均衡化,同时使医生的实用价值最大化。互联网是使医生更加容易寻找合适的医院和合适的病人的最佳工具。医院又可以通过建筑合适的平台吸引合适的医生和医生团队,医院的经营成本、医生机会成本、患者的时间成本都控制在最适点,优质资源和医生的价值的最大化。所以我说,医疗服务的供给侧改革,会打破公立医院相互垄断壁垒,尤其让医生自由地在公立医院之间、在市场上流动。
 
医生在哪里做,应体现自身价值,而不是目前的价格表。一级医院医生多少钱,二级医院医生多少钱,三级医院医生多少钱——人为地将医生分门别类了,甚至将医生个人价值也等级化了——同一个医生在同一种属性医院不同的等级“标价”就不一样?医疗又何来下沉呢?分级诊疗不是将医生分级!
 
如果医生给松绑了,他就可以带着技术在所有的医疗机构“悬壶济世”,加入技术准入的堡垒也给破了,医生到云1、云2、云3、云N工作,价值不变,价格不变,技检部门的诊断医生、技术员给出的诊断不因所在单位不同、等级不同不予以认可。所以说仅这一项结果互认了,绝对是中国医改的一个里程碑。
 
在云医院平台内,实现医院与医院之间信息的互联互通没有政策的瓶颈,只有院长的“态度”。在政府决策部门方面就是放不放和放多宽的问题。数据安全虽然很重要,但是信息技术总有“保驾护航”的本领,也有资源如何利用的能力。
 
我相信,云医院更多的是给大家一个启示:互联网到底能为我们做些什么?到底给分级诊疗有多大能量?“互联网+医疗”不乞求做太多,只求一个“没有”边界的资源共享,一个没有围墙云医院。不是我们不能为,而是我们为不为!
 

关于医联体
【现状】医联体最大受益者仍是主体大医院
 "且不说各地的政府财政如何解决区域医疗投入水平的差异,也不说社会医疗保障给投保人的报销有多少,就单体医院而言,每个医院的水平和文化都有差异,甚至有些差异还不小,为何还要联合?归根结底,这是当前政府限制公立医院规模扩张所衍生的一种行动。虽然,这种联合受到各方赞誉,但不可否认的是,每个医联体最大的受益者是主体大医院,很多被联合的基层医疗机构的基底被抽空了,被垄断了!"廖新波说。
 
一向言辞犀利的廖新波称,顶层政策设计的不完整和碎片化,造成政府意志与医院行为的脱离,各级医院在模糊的政策指导下越来越模糊!最终,"大医院门庭若市,小医院门可罗雀"无法靠医联体来解决。
 
有调查数据显示,72%的受访者表示曾在社区医院就诊过,28%的受访者从未在社区医院就诊;只有一半的被调查者患上感冒等小病会首选社区医院,近四成患者仍然会选择二级医院甚至三级医院;在社区医院看过病的28.2%的受访者对医生水平不太满意,另有7.1%的受访者表示非常不满意。
 
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有:
超六成的受访者对社区医院的医疗设备、技术不太满意或非常不满意;过半的受访者对社区医院药品种类不满意,这足见在一些老百姓的传统认识和观念中,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仍然未能摆脱落后的帽子。调查同时发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由于受到基层医疗机构药品种类限制,一些常用药在社区医院的药房根本拿不到,尽管各地不断增加基本药物补充目录集中采购,但基层医疗机构品种总数仍然只有三甲医院的一半。廖新波说,如此明显的差距成为许多患者不愿向下转诊的重要原因。
 
【疑问】一旦共享医疗资源,公立医院举办医联体的积极性还有吗?
假设医联体医院内共享所有医疗资源,公立医院举办医联体还会这么积极吗?对此,廖新波认为,从医院的角度讲,其实并不愿放弃手中的"优质"患者,接收那些没有什么"油水"的普通患者;从整个链条来看,医联体受益最多的是三级医院,损失最多的是二级医院;从一个治疗周期来看,主要的费用支出在前期的检查、手术和治疗,后期所谓的延续性和康复性治疗对医院来说没有多大的利润可图;从市场的角度看,没有一家医院会"心甘情愿"培养竞争对手,对于对手来说,也没有谁愿意永远"寄人篱下"或替他人作嫁衣裳!
 
医联体让一些地区出现了规模庞大的医疗集团。事实上,保持医院合理的规模,有利于达到更好规模的经济效益,实现医疗资源的最优化使用,因此,医院保持多大的规模才达到效益最大化,是长久以来业内思考的问题。有研究提示,医院将床位控制在1000-1500张左右时,基本呈现正效益,随床位增加,效率递增。当规模过大时,就会给管理带来很多问题,让管理者力不从心。廖新波直言,由于存在畸形的补偿机制,马太效应加重资源两级分化。
 
有业内人士认为,错误的政绩观和医改观也促使医联体很难真正发挥作用。"行政体制是制约医联体内各级医院合作的一大障碍。在医疗资源按行政层级配置的体制下,最终医联体还是一个松散的联盟。"廖新波说。
 
【出路】医师多点执业才是撬动改革的支点
现行的医联体没能成功引导患者合理就医,更难以撼动已有的公立医院格局,如何才能蹚出一条合理的出路呢?廖新波说,医师多点执业政策是撬动改革的支点,只有医生完全成为自由人,可以根据服务能力和当地的服务平台去选择执业机构,才能逐步让机制理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