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牌照无用?不,它将带来一场行业变革!

发布时间:2017-03-23

  

这几天,相必业界人士的朋友圈已经被宁夏银川市政府集中签约15家互联网医院这条新闻刷屏了,这是移动医疗的一个里程碑!

 

银川市政府与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举行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景联科技、丁香园、春雨医生等企业,正式获得互联网医院资质,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大家都知道,当医生要有医师执业证书,开医院也必定是要有更为复杂的手续和证书,对于互联网医院也是如此。大家一定很好奇,什么是互联网医疗资质吧~

 

接下来景叔和大家一起探讨一下,关于互联网医疗牌照的用处,还有互联网医疗给医疗行业带来什么样的震荡!

 

 

|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什么是互联网医疗牌照

所谓医疗就是诊断和治疗,国家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规定,诊疗必须发生在医疗机构里面。如果你是一个互联网公司,没有医疗机构的牌照,国家就没有办法拿《医疗机构管理办法》来监管,所以对不起,不允许你做诊疗。这在前年4月份卫计委已经再次明确指出。如果你要做诊疗,有一条非常明确的道路,就是请先拿到医疗机构的牌照。有了这个解释之后,很多互联网公司都开始申请医疗机构的牌照。其用意,就是希望从事线上远程医疗,比如航信景联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贵州互联网医院、宁波云医院、广东省二院等。景联科技、中航信托是在去年11月跟银川市政府签约的,我们要共同建立一家互联网医院,就是前面所说的”航信景联互联网医院”。

 


因为移动医疗的商业模式本质上就是破坏式创新,所以受到的最大阻力就是原来的既得利益者。这些即得利益者主要是公立医院、行政管理部门和很多保守的老专家。这些既得利益者希望主导未来变化的仍然是在他们可控制条件下的少量有序的创新,但是可以继续维持他们的垄断地位和利益不受损失。不过我们知道,每一次新的技术变革所带来的产业发展,即使现在是潜移默化,但在未来肯定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不换汤又不换药,那改革又改什么呢?

 

 

| 互联网医疗牌照真正促进了多点执业的推进

自由时间的医生或专家,对大多数医生来说,多点执业仅是想想而已。尽管国家政策支持鼓励,事实上真正去做却困难重重。据媒体报道,“同仁医院会议公告显示,该院对涉嫌违规多点执业的眼科中心负责人免职,并课以其他处罚。”分析医生多点执业受阻的原因,体现在以下方面:1、时间不可调。许多医生临床工作很多,几乎每天出诊或值班,本职工作都做不完,更没有那么多精力接受其他医院的出诊任务;再加上各种会议、学术研究、晋升考核等,没时间,也无法分身;2、空间不可调。多点执业程序较多,去基层医院出诊,基层医院和在职医院之间进行协商,安排出诊时间;如果出诊或手术时间出现冲突,医生就不能去外地医院出诊。而且医生去外地还要在旅途中占用时间。3、多点执业给医生提供了对外出诊的自由,但也增加了本职医院管理的难度,同时医院也会担忧医生出去后不会来,或将医院的患者也带走,造成大量人力财力资源的流失。4、医生有“走穴”嫌疑。医院会担心医生以在外执业为由“走穴”,拿红包赚外块,医院方无法管理。

 

同时,医生对多点执业也心存疑虑。多数医生仍然担心医院会因各种理由阻止或干预,影响自己的薪酬和职称晋升;2、“多点执业”出现的医疗纠纷难以处理,属于本质医院还是出诊的外地执业医院,存在争议。3、“多点执业”使得大医院的医生出诊合法化,会影响了基层人员的执业。4、“多点执业”偏向于公益性的行为。这种公益性的行为带来的效益低,长期做医生的个人利益不能保障,也不能充分调动医生的积极性。

 

因此,“多点执业”由于目前仍存在的制度不完善、医生利益不不保障,没有形成良好的执业环境等困境。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真正实现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呢?那就是应运而生的互联网医院。

 

互联网医院提供了一种以市场化方式推进的多点执业载体,而且至少暂时大部分不与当地所在医院进行患者资源的争夺,因为线上的患者是来自全国的,做的是增量,而不是局部线下流量的转移。因此事实上推进了医生的多点执业,因为在医药器械回扣高压的背景下,医生获得增量合法收入的来源只剩下工资奖金与出售技术劳务了,技术劳务对外科来说主要是飞刀,内科主要是问诊。在此背景下以经济杠杆驱动,那必然会有一大批的医生上来提供服务,他们甚至可以在多个平台开多个诊室,患者从哪里来得多,他们就去哪里。

 

 

| 网售处方药通过互联网医院已经全部放开

通过变相合规的互联网医院作为一种载体,实际上和牌照地没什么关系,大部分业务仍然在线上进行。

 

1. 把健康咨询,线上问诊直接转换成合规的线上诊疗,由此可以大幅提高收费标准,也能吸引更多患者。这又形成了一个新的流量入口,患者可以直接经过系统匹配或者搜索到匹配的专家,这其实有时候比去线下盲目挂号更加的有效和节约全社会成本。

 

2. 所谓网售处方药的限制事实上通过互联网医院已经全部放开,互联网医院可以进行诊疗并且开出合规处方,最后配送。这些配送可以挂在当地的医药物流,或者委托第三方进行,医药电商领域将有突破性发展。尤其是对于慢病患者来说,他们的日常诊疗需求很简单,如果能够大幅降低药价,引入医保商保支付,这就会把慢病领域中的一大批患者吸进去,构建全生命周期管理。

 

3. 移动医保支付和跨地区结算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互联网医院既然是一种低成本高效率的诊疗载体,就一定可以跟医保进行打通,而且并不存在技术障碍,主要存在的阻碍是涉及到各个地方政府资源的争夺。因为每个地方的政府部门都希望“肉烂在锅里”,不希望自己区域内的人交着医保后,支付给其他地区做贡献。由于北上广的医疗资源比较丰富,曾经一定需要远赴他乡去看病,但现在互联网医院运营后,患者可以在本地足不出户去看病,这样就把更多的医疗服务消费留在本地,这顺应了地方政府的需求,所以医保支付一定是能够开绿灯的。

 

4. 跨越互联网医院延伸的产业是第三方影像和第三方检验的,这又给了大批区域化第三方独立实验室和第三方体检公司大机会。从这块开始布局,既可以跟其他移动医疗公司合作,又可以组建自己的团队,可以独立成一个大入口,之前大多数体检或检查结束后,还要进入医院体系进行诊疗,现在可以全程闭环了,而且前置入口的重要性大大提升了!

 

 

| 银川模式未来将在全国推进,公立医院或成最大输家?

银川市的这种模式会被很多其他欠发达地区的政府仿效,进而推进到全国。因为其作为大健康医疗产业集聚地,大批量的企业注册、人员就业、技术升级,并且营业税收、资金流转和结算都会在这个产业聚集载体中进行,变相也虹吸了其他省市的资源。为了进行对抗,我相信凡是涉及到利益转移的事,地方政府的效率都是超级高的,博弈的结果,最终北上广等大城市都是需要跟进的。

 

其实互联网医院作为一个载体,开在乌镇还是开在某个沙漠城市都是没有太大区别的,就像一个淘宝店不管是在杭州还是义乌,又或是在某个山东农村都并无太大的不同,最终决定胜负的,一个是成本结构,另一个就是效率。由此可预见的是,互联网医院业务不断发展后,将来最受打击的应该是大型公立医院,因为他们要维持人才稳定和维持垄断的优势越来越难,他们是防御的一方。即使他们自己走了网络医院的模式,无论是类似广州二院还是类似上海华山医院与某平台进行的合作,其技术投入和人力配备也不可能赶得上各个互联网+的平台,未来逐渐此消彼长后维持动态平衡。

 

对于银川这个地处西北偏远地区缺少优质医疗资源的城市来说,此次互联网医院的集体签约也许正是时候,因为他们可以超越空间时间限制,跨越式发展,也许正是从这里开始,可以更好的让大家看到移动医疗能够带来的破坏式颠覆性的创新,与医疗资源的重构!

 

从前年开始,网售处方药和多点执业的政策都在推进,但是传统既得利益者(特别是国家行政部门)的阻力太强,他们以种种安全或者其他的情况为由,设置了很多非市场化的壁垒,抬高门槛,顺延改革。但是市场最终还是选择突破了这个方向——以变相的互联网医院落地,事实上解决了政策限制。应该说牌照本身是没有价值的,就像最近热火的电视剧《鸡毛飞上天》里面演绎过,县长大会上宣布个体经营户可以领取工商执照了,一片热烈掌声。其实回望时代的变迁,生产力的解放,全社会的进步,引导竞争破除垄断是一定大势所趋,所谓牌照只是个过渡性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