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国内互联网医疗企业风声鹤唳时,美国却选择了松绑政策

发布时间:2017-08-09

 

 

 

    对于互联网诊疗,看起来,中国似乎将采取更为保守的态度,而美国选择了对远程医疗松绑的政策。

 

    前不久,在网上流传的一则“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 (征求意见稿)第十四条规定医疗机构不得对首诊患者进行互联网诊疗活动。

 

    与此几乎同时,2017年5月27日,德克萨斯州州长Greg Abbott通过了该州的远程医疗立法法案(即参议院法案SB1107及众议院法案HB2697),废除了医生只能在与患者面对面接触之后,才能为其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规定。

 

 

 

 美国:行医环境和地理位置不同,对远程医疗的运用和发展也不同


    作为全美50个州中最后一个废除此项规定的州,德州远程医疗法案的通过使得一众远程医疗公司,如Teladoc、American Well、Doctor on Demand和MD Live等,得以将其远程视频业务扩展至全美市场。

 

    事实上,美国远程医疗已经开展了近20年,虽然发展很快。美国退伍军人医院因为医生人手缺乏,在一些科室比如急诊科、放射科,远程医疗运用得很广泛。

 

    去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一篇文章全面介绍了美国远程医疗的发展情况。美国医生因为所处的行医环境和地理位置不同,对于远程医疗运用和发展的觉察也不一样。比如,在边远地区中小医院行医的医生就会感到“远程医疗在不断渗透和扩大”,因为除了远程卒中医疗、远程重症医疗外,远程传染科会诊和远程皮肤科会诊等在他们身边不断涌现,他们自己也会直接参与远程医疗。

 

    在凯撒医疗集团,应用包括远程医疗的电子健康医疗服务较为广泛,包括医生与患者的交流,按患者的需求做分诊,以提高效率和服务质量;慢性病管理;健康教育、疾病预防和肿瘤筛查;远程监测患者(例如刚出院的心衰患者),提高慢性病长期护理的质量,减少住院率和延长寿命;医生之间的交流;为远程皮肤科服务;由指定的注册护士与患者联系,落实患者正确理解目前的用药,帮助患者遵医嘱和减少医疗差错。

 

 

中国:互联网+健康医疗大有可为,市场需要政策鼓励

    对我国而言,景联科技认为,互联网医疗万万不可一竿打死。毕竟,探索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对改善患者就医体验,提高医疗服务效率和质量,提高资源匮乏地区的服务可及性等还有着重要作用。


    “互联网+”是实现覆盖全生命周期的预防、治疗、康复和健康管理的一体化健康服务的必备条件之一。主要体现为以下几点:

 

    优化医疗服务流程,提升就医体验。例如通过互联网预约挂号,虽然无法增加医生的服务量,但是可以减少患者线下排队等候的时间。再例如利用医享家App,整合健康管理、慢病及康复管理,优化服务流程,为患者提供一体化的服务体验,能够改善医疗机构的服务质量。

 

    发展远程医疗,提高资源匮乏地区服务可及性。通过B2B、B2C等远程会诊方式,能够大大提升边远、农村等资源相对匮乏地区的服务可及性。例如,通过景联科技与国家心血管病中心联合共建的心血管病防治技术服务中心,可以大力发展远程医疗教育和培训,也有利于提升基层医生的服务能力。

 

    改进疾病防控模式,促进医生和医疗机构服务协同。移动互联网技术基础上的慢病管理,如果证明更加具有性价比,那么就有可能改进、替代传统模式。由于可以搜集到更多的健康大数据,从而进一步升级疾病防控模式,全科医生和专科医生之间、医疗机构和公共卫生机构之间的服务协同在技术上更为容易。

 

    线上+线下服务结合可提高效率。如果医患双方已经在线下面对面确立了诊疗关系,部分(慢病)复诊可以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完成。《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积极探索互联网延伸医嘱、电子处方等网络医疗健康服务应用”,为开展这方面的尝试提供了依据。

 

    从长远看,“互联网+健康医疗”带来的变化有两个,一个是传统医患关系的改变,这种变化是从点到线变化。由于移动互联网、物联网技术、智能设备的发展,医患双方的关系有可能变得连续化、不间断、智能化。同时,患者在将来会更多参与到疾病管理与治疗过程中,不再是简单的被动式参与。

 

    另一个变化,是大数据对医学的影响。通过大数据分析应用,推动覆盖全生命周期的预防、治疗、康复和健康管理的一体化健康服务,是未来健康服务管理的新趋势。基因科学、数字医学的发展,将会带来更加精准、个性化的医疗服务。这种改变,将会是医学模式的深远变革,会改变我们讨论很多问题的前提。